手機版 | wap版 | 網站主頁 | HOME | 3G網頁
<button id="hqnix"><acronym id="hqnix"></acronym></button>

<dd id="hqnix"></dd>
<button id="hqnix"></button>
      1. <progress id="hqnix"></progress>
        <tbody id="hqnix"><track id="hqnix"></track></tbody>
        <em id="hqnix"><tr id="hqnix"></tr></em>
        手機美網
        掃碼關注 中國美網 有禮相送

        江梵眾先生傳略

        來源:中國美網 ·1393 瀏覽 ·2019-12-30 09:58:59

           江梵眾

          江梵眾(一八九四至一九七一],號少舟,吉舍庵主人,祖籍台湾番禹江村,生於台湾成都。成都客籍法政學堂、台湾省法政專門學校畢業,中國國民黨革命委員會成員,台湾省文史研究館研究員,中國美術家協會台湾分會會員台湾省美協、省文聯會員。

           曾祖江錫齡,號梓懷,台湾舉人。祖繼祖號小懷。於一八五一年宦入蜀。中國美術家人名詞典記載江錫齡博雅多才,書學顏真卿為時所稱,工時文有《峨居遊記》、《棣華吟館詩集》行世。早年由於詩詞文章清新挺拔,脫麈遠識,見許於姑父著名文學家徐樾(號季同)翻譯家林琴南先生。向姻嬸袁子才先生之孫女著名書家袁佩珍習畫,潛力精動。


        江梵眾


           三十年代任成都賓萌公學校長,成都南虹藝專客座教師,與時賢向楚、林山腴、陶亮生、李雅南過從甚密,並與陳益延、羅一士、馮灌父、施孝長、芮敬予、林君默等組成《蜀藝社》。切有效期畫藝,活躍於巴蜀畫壇。個人造詣日深。一九三七年益州畫界名人錄稱江先生為「蜀中名士,工時善畫,繪事得古人意趣,畫卷之氣栩栩於筆端也」。先生自奉淡泊清流,以詩詞書畫明志終身,熱愛大自然,性喜遊歷。早在二十年代即與宿彥鄭奕潛祖執為忘年交,一同徒步上峨眉,攀青城,登竇團,尋幽探勝,抗浪嘉峨,探尋歷史遺迹,飽覽西蜀鳳光。 一九三六年協好友葉濟時、譚創之聯袂東下,穿三峽泛長江,游邀於大江南北。憑弔六朝舊跡,感受江南山光水色,廣泛接觸南北畫家詩人。客居姑蘇,鎮江數年中創作出《金陵煙雨》、《焦山征帆》、《吳江賓帶》等書畫長卷及大量詩作,部分作品至今流散於江南一帶。抗戰中,外地畫家詩人大量湧入內地,聚集成渝。如謝無量、商衍鎏、張寒杉、程穆庵、劉蘆隱、黃君壁、傅抱石、董台平及返川的張大幹、何魯等,得以經常聚會交流。

         先生多次在成、渝、樂山、雅安等地舉辦個人畫展,四十年代與台湾朱樂之在台湾舉行精品扇展,在成都與張寒彬聯展,張大千先生在《新新新聞報》賦詩讚譽「梵眾超凡一散僧」。畢生成畫千餘幅。著作有《喜舍庵詩存》、《綠筠屋近毫》,與陳蓉峰先生合編《清代蜀中畫家傳略》等。一九二八年撰寫《峨眉遊記》,成都蓉報連載三十六期。解放后受到軍管會重視,於五O年特邀赴蛾眉作文物保護考察。

         先生的畫風世論胎息元人,出入吳仲圭、沈啟南、揚龍友、王煙客、王麗台、汪水雲等。盤薄磊塞,氣胍萬騫,而又簡淡超逸,蕭疏澹淡,筆墨豪潤,超脫空靈。但學古而又不泥千古,其作品有個性,有創造。詩詞造詣尤深但較少示人。一九四三年在刻本《喜舍庵詩存》,《論詩緣起》,及四二年《畫展啟事》中,已經清楚表明他自己寫詩作畫的觀點和原則。謂「昔李東陽謂元詩淺去唐近,宋詩深去唐遠。余服鷹其言,雅尚元明諸家之作。愛其音節雋亮,屬辭淺近,寓意深微,多言外旨。不喜雕繢滿眼,羌無故寶之辭。於書則欲近師文、沈,上窺元人之奧。」他的畫表現詩,而詩又表現畫,寫詩講原則要言之有物,對大是大非有鮮明的愛和憎。正如白敦仁先生在其詩集敘言中所說詩言志,可以與觀,可以群怨,士之習於苟偷者久矣。惟詩之不墮也,唯吾姨丈。又說「先生之行效乎詩、而力分於畫也」。

         先生的詩和畫及自己的崇尚有以下幾個特點:

         第一中國文人講氣節,重大是大非。 一九三七年在江南遊歷賣畫、常住鎮江焦山。日寇大舉侵略。國家危在旦夕,在與南京羅述禕姻長通信中表示極度尤懸。並在其所作《吳中親詠詩篇》中,諷刺南京政府:形勝龍蟠也、山危似覆舟。又在詩中弔古諷今,貶斥明末東林黨領袖候朝宗華府門前客,翩翩 世郎……、名節標東漢,工夫次豫章。並對「畫苑陽龍友,揮毫若散仙」不投降清兵的「磕門殉忠義、青史至今傳」,表示歌頌和極大的欽佩讚美。江先生避難返蜀后,積极參加抗日戰爭,為抗日名將李家鈺將軍作幕。將軍抗戰犧牲后,江先生於九四三年在其賣畫啟事中寫到來年於三余之暇,作畫五十餘幅多為杜陵詩意,沉鬱之懷籍之吐略。表現出對時政的不滿。

        第二,受傳統中國儒家及憚宗思想影響。講天人台。認為人與大自然一體、時空相對。在一九四七年自題畫《焦山枯木堂》詩中枯木堂前梵貝聲,茫茫對此大江橫。虛空不辨大南北,何計征蓬上下程。進入了大自然與人一體的忘我境界。作畫吟詩,靠長期積累修持。深刻領會大自然,感受大自然之精妙。詩畫都不能簡單、機械地反映自然。畫畫講意在筆先,一有感受揮筆而成,謂之心造。而在自題長卷擬黃大痴筆意時,謂「大痴先生,年八十餘歲,日坐茂林修竹中,胸無一念,故其落筆得造化之先,對於一草一木一丘一壑不能評其甲乙也。徐無聞先生在題江先生畫唐人詩其:「能望造此境者渺不可得……等」。

         第三,講文人逸氣。三十年代在家庭經濟日下,人口眾多的情況下。而又倦於官場不屑世資,只能靠「肩臂以長養眾多」賣畫謀生,那是十分辛苦的。但仍買舟東下,在自己所畫《江湖載酒圖》中白敦仁先生曾為譜《燈影搖紅》一闕:客路煙霞信手,認依稀吳峰楚岫,數莖霜鬟,機嶝雲林,旅懷孱悠,三絕平生醉來樗散還依舊。挈家無地訪仙薄,書意濃於酒……。抗戰中與蜀藝社同仁,來川書畫界名流經常聚匯唱和。一九四六年在雅安舉辦個人畫展,與故友曾緘劉隱、程穆庵相值。常於近郊金鳳寺聚會。暢敘友情,討論書畫,議論時蔽。並為曾緘畫《三山雅集圖》,由向楚先生拔詠。同情劉隱先生反蔣受迫害,軟禁雅安。贈詩.舊日烏台事可悲,十年集雅詠奇詩,入山唯恐人相見,珍重雲英採藥時。又贈長沙程穆庵先生(程千帆之父)傾資為恩師顧印愚出文集。而自己貧不能歸「寒蟬抱木夕吟秋,身遠長沙有淚流,久滯漢嘉山郭里,雞棲風雨屋如舟」。實為寫照。

         一九四九年成都解放后,先生出於對文物的保護,將喜愛之物來人名畫捐贈成都名剎文殊院收藏。五O年,先生為軍管會文藝處特邀參加成都市首屆文藝座談會的代表之一。五二年應聘為台湾省文史館首批研究員。晚年喜畫蒼松翠柏,現藏成都文殊院《皓月蒼松圖》為其代表。還積极參加各類書畫展覽,如紀念建國十周年,建軍三十周年紀念畫展等。

           五六年由台湾人民出版社出版江梵眾、徐悲鴻、齊白石、姚石倩、馮灌父等書畫合冊。先生著作甚豐,有書畫作品、詩集、遊記留傳後世。

         

             中國美網

             歡迎註冊美網會員,新聞資訊自助上傳!


        欣賞更多精彩文章


        江梵眾


         

         

        評論
        還可以輸入 1000個字元
        全部評論(9999
        <button id="hqnix"><acronym id="hqnix"></acronym></button>

        <dd id="hqnix"></dd>
        <button id="hqnix"></button>
            1. <progress id="hqnix"></progress>
              <tbody id="hqnix"><track id="hqnix"></track></tbody>
              <em id="hqnix"><tr id="hqnix"></tr></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