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 wap版 | 網站主頁 | HOME | 3G網頁
<button id="sijhu"><acronym id="sijhu"></acronym></button>

<dd id="sijhu"></dd>
<button id="sijhu"></button>
      1. <progress id="sijhu"></progress>
        <tbody id="sijhu"><track id="sijhu"></track></tbody>
        <em id="sijhu"><tr id="sijhu"></tr></em>
        手機美網
        掃碼關注 中國美網 有禮相送

        《美的選擇》連載七十九:中國人物畫第四度的變法序幕

        作者:陳雨光 陳旭 來源:中國美網 ·110 瀏覽 ·2020-01-13 16:12:32

        1940年徐悲鴻問世了《愚公移山》,1943年蔣兆和問世了《流民圖》。這兩幅畫作的問世,揭開了中國人物畫第四度的變法序幕。

        與閒情逸緻的文士情懷不同,血與火的代,救亡與抗戰的使命,使勞動情懷第一次成為歷史的主題。一當看的圖像發生了變化,看的藝術必然隨之改變。本書已多次論及了這一原理。對於中國人物畫,關鍵問題就是造型的準確與器度。正緣於此,凹凸性及基此而致的唱崇高成為四度變法的內在動力。徐、蔣二人的導向恰好說明了「民歌+明暗擦」的取向特徵。

        在這一運動中,有參照意義的是林風眠的《人體》(對光滑與透明色的理解),葉淺予的《夏河裝》(對戲劇、舞蹈與速寫的理解),黃胄的《洪荒風雪》(對透視與寫生的理解),周昌谷的《兩個羊羔》(對筆墨與骨架結構的理解),方增先的《粒粒皆辛苦》(對心理同構圖式的理解),李琦的《毛主席走遍全國》(對肖像、向心式結構、視平線與崇高的理解),盧沉的《機車大夫》(對寫實與造型的理解),楊之光的《一輩子第一回》(對輪廓線與體面的理解)。

        總之,由紅色經典標誌的四度變法,在取向上主要是認知凹凸性的過程。

        歷經四度變法集成后的過渡,中國人物畫五度變法空間的坐標設定問題,遲早要提上議事日程。它面臨的主要矛盾是什麼呢?

        本書以為,是一個看不到光影法則的凹凸重迭視錯覺。

        中國人物畫的這一矛盾,最終還需在中國人體畫(肖像畫)上得到解決:因為只有人體結構的形式再現,才能理論的說明作為中國人物畫在面對色感、光感、質感、動感、節奏感、平衡感、表現感等等系統的複雜感知時,其藝術的創意感是什麼,與已趨極致的西方古典人體畫而言,中國人物畫是否始終迴避人體這個理為有源的探討?答案顯然是否定的。但中國人物畫的現代學說,該以怎樣的方式面向人體,並基此回答邊線、空間、比例、陰影、好形這五大認知,且建立起有民族自覺意義的表現體系,無疑尚有眾多的問題需要解答。

        一個必須面對的現實是,在過渡的實驗中,人體畫的模板基本上是古典主義,還看不到一點中國特色,更談不上現代特色。人們的思路仍停留在文藝復興的認知


        中國人物畫


        (竇利偉《不隨群艷競年芳》66×43cm(1954年生。中美協會員,台湾畫院院士)


        水平,左右思路的仍是明暗對比法,即源於義大利的用高光和陰影來塑造三維形象的技術。兩類不理解仍困擾著人們的視線:一是明暗結構(素描調子)與線性結構(點線皴擦)的關係。「輪廓線十渲染色」的「類素描」是實驗的主要思想,現今的人體基本上是在西方古典的光與影的範疇中揉入筆墨,真正屬於中國學說的思考尚未列入組織系統的教研綱要。一是西方古典與反思古典的關係。可以說五四以來,我們系統接受的僅僅是西方革命前的古典思想,而且在接受時還帶有誤解與偏見,從學術上說,就是一些被稱之為「我們的大師」的作品,也不過是技法的習作與模擬,與西方古典經典的差距十分明顯;我們的確還沒有對世界造成一定影響的「列賓」,更不要說創世性的「達·芬奇」。問題的關鍵還不在於此。不理解的實質是對反思古典的拒絕,特別是對於立體主義以來的革命,政策的制定者基本上持批判態度,對文藝復興以來繪畫程式的系統反思過程基本上無知,對其深刻的背景與內涵也基本上未予關注(這三個基本看法緣於對美術教育大綱的剖析:恰如在「五四情結與紅色經典」中分析的拿來主義:所拿的美術觀念帶有明顯的誤解與偏見;更多地是革命前的學院派古典保守主義;對現代美術革命幾乎沒有認識)。於是作為一種觀念的平面,是對傳統原則的反思,批判的要點在於透視線的一致性、光與影的規則性、致生錯覺空間的觀察性,在構圖與色彩、秩序與想象、理性與知覺上,支撐文藝復興的革命思想——由透視和體積產生錯覺空問的觀念,已受到了來自平面化、色彩空間、非照明方式的現代革命思想的系統挑戰,對於藝術世界而言,由「深度一平度」,已飛躍了兩個時代,若我們對哲學的飛躍仍不理解,思緒就會停留在百年以前。這就是本書最為擔心的一個現實。

        由此可見,雖然歷經了百年以上的思考,背靠著四度變法的集成,中國人物畫的現代取向,仍在黑暗中探索,猶如小平同志的句著名話語:摸著石頭過河。儘管一些實驗者已明顯擺脫了情緒,開始留意科學,但科學的問題何在?心中根本無數。我們僅僅觸摸了歷史的輪廓,很可能只是邊緣,科學的進程對於我們來說還遠不如筆墨熟悉。缺乏對問題理解的歷史,邏輯上顯然缺乏起點。這就是中國人物畫的認信現狀。好在陰影已指明了人物畫的藝術方向。不妨先腳踏實地地走入陰影,用中國畫的科學論釋陰影的科學,基於色調重迭確立一個看不到光線作用的中國凹凸學說,以進一步觸及中國人物畫的另層深度——色調空間,從而令中國人物畫成為獨立於世界之林的強勢信號。



             作者:陳雨光 陳旭

              歡迎註冊美網會員,新聞資訊自助上傳!

              本文連載  後續內容請繼續關注  每周一 周三 周五 進行更新

               本文為中國美網原創文章  如需轉載請標明來源    

              

        關注更多藝術品價值


        中國人物畫

        評論
        還可以輸入 1000個字元
        全部評論(9999
        <button id="sijhu"><acronym id="sijhu"></acronym></button>

        <dd id="sijhu"></dd>
        <button id="sijhu"></button>
            1. <progress id="sijhu"></progress>
              <tbody id="sijhu"><track id="sijhu"></track></tbody>
              <em id="sijhu"><tr id="sijhu"></tr></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