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 wap版 | 網站主頁 | HOME | 3G網頁
<button id="kkfgn"><acronym id="kkfgn"></acronym></button>

<dd id="kkfgn"></dd>
<button id="kkfgn"></button>
      1. <progress id="kkfgn"></progress>
        <tbody id="kkfgn"><track id="kkfgn"></track></tbody>
        <em id="kkfgn"><tr id="kkfgn"></tr></em>
        手機美網
        掃碼關注 中國美網 有禮相送

        《美的選擇》連載七十五:中國人物畫 中國人物畫的歷史走向

        作者:陳雨光 陳旭 來源:中國美網 ·1169 瀏覽 ·2019-12-30 09:45:13

           第七章:中國人物畫

           中國人物畫的歷史走向

           中國人物畫是中國畫中最難的畫科。

            哲學家說:人是世間最完美和複雜的。以人為對象的繪畫,從現代角度看,同時要面對五大問題:邊線、空間、比例、陰影、好形。可以說一部人物繪畫史就是對這五大問題的認知史。

           自馬家窯文化的代表作《舞紋盆》起,線為形勾的觀念業已滋生。邊際線成為遠古覺醒的藝術概括。對捕捉事物本質的「看藝術」的知覺,藉助線的概括,成功刻劃了一個關於「人」的形狀。這一形狀的實質是依據線的符號和規則構建起來的話語文本。我們可稱之為「人物範式」。形狀作為藝術知覺的話語,它實質上是簡化的過程,即由平衡而產生的有象徵意義的話語知覺。從舞蹈者的話語中,我們感知到了方向與重力,這一致生平衡的二元因素,在簡化的前提上向人們傳達著運動、節奏、韻律等等有秩序的排列組合。它是樂的暢想,巫的禮儀,靈的召示。從中我們得到的又一啟示是:線的藝術在結構上呈相出了對稱性和重複性。結構造型在遠古的蘇醒時已具有了文本的句法規則,紋案在線的話語想象中,經句法的運算(結構生成的轉換機制),告知了遠祖思性中最為重要的一個形性——裝飾性。第三點重要啟示是:線性造型已有效地為世界提供了一個整體形象。它表示遠古的藝術已對「形質」有了深入認識,即已認識到存在一個建立在整體或形式性質上的知覺,話語不過是這一知覺的文本,它用本源、古遠的符號與規則,藉助藝術的創造把人



         

        美的選擇,中國人物

        蔡群《元人曲意》34×34cm(中國美協會員,作品入列一系列全國美展,並獲第八屆全國美展銀獎)

         

          的思性表白出來。線的藝術,通過有創意的「人物範式」,為「人」的呈相藝術奠立了基礎:一個有關人物畫表現藝術的共時性,即用語言來表達一種集體制度:於是一個有關人物的繪畫法則基此誕生。   在從原型句里尋找基礎的過程中,又一遠古的感動便是龍風人面像。女媧與伏羲的傳奇,讓最有中華民族想象力的「龍」具獲了觀念標誌。這種由蛇圖騰不斷合併其他圖膀騰而演化的藝術想象,是靈、神、性的象徵,它表示遠古覺醒時人們在面對崇高與恐懼后的一種「英雄」象喻。女媧與伏羲的人首蛇身,一經龍的圖騰,便為中華民族奠基了一個重要的美學命題:龍飛風舞。人的精神在野蠻的低段已吐發了高級的想象——飛舞性。英雄的化象、藝術的化形、精神的化性,均在龍飛風舞中一步步地深刻與廣延。在有關人的藝術話語文本中,再沒有比飛舞性更具開天闢地的意義。它是高揚的史前光輝。是文明的遠古開啟,人們正是在飛舞的話語中看到了超越歷史的藝術—一個關於人的精神的「意義狀況」。這一狀況是什麼呢?是崇高所激發的情感、思想、信仰和期望,是禮與樂的精神飛騰。伴隨著對恐懼的抗拒,對超然力量的渴求,對「戰勝可怕的偉大」的認知,圖騰由混沌而致英雄,英雄所具有的神聖使命感和超凡神力,致令一個神話誕生於人間,它就是父系社會氏族祖先的圖騰。於是飛舞性演繹了巫術禮儀與原始樂章,禮與樂第一次在龍飛風舞中得到了制度(政刑典章與文學藝術)的升華,人們在飛舞性話語中體驗的「意義狀況」是詩、歌、舞的意志,正如《樂記.樂象》云:「詩,言其志也,歌,詠其聲也,舞,動其容也,三者本於心,然後樂器從之。」就這樣,詩歌、戲劇、舞蹈、繪畫、建築才在龍飛風舞中得以藝術的誕生。而崇高與恐懼、偉大與平凡、神聖與渺小等等遠古美學範疇亦在飛舞中得以系統與深化。

           人物範式的英雄演義,使藝術由圖騰走向了政治與歷史。在《水陸攻戰紋》中,我們可以看到新式期青銅藝術的進取美。這是新興地主階級霸氣的生動寫照,它已不是圖騰的崇拜,而是謀略、意志、力量的崇拜,這一變化是極其深刻的。首先,理性的爭鳴讓思想成為力量的標誌,以孔孟為代表的儒家和以老莊為代表的道家,成為建構中國思想最為厚實的基礎。「仁、義、禮、智、信」從心理與倫理上規範了內聖外王的人格屬性(特別是孔子的志氣人格說與孟子的偉大人格說);「陰陽、道遙、虛無」則倡導了自然屬性。一為入世之功利,一為出世之無為;進可兼濟天下,退可獨善其身,人物範式由英雄而致能伸能曲的大丈夫。這種儒道互補的兩向認信實際上成為士者政治形象。


        美的選擇,中國人物


        李宏勛《淡月相思圖》89×50cm

        (1944年生。中國美協會員,安徽美協理事)

         

          的歷史標識。可以說這時的中國人物面,已有了社會圖像、,參照模板、性情範疇,已有了本生像、精神像、藝術像。再者,《詩經》和諸子散文的立世,為中國美學開啟了「賦、比、興」的詩義結構,「嘆、感、傷」的抒髮結構,「精、氣、神」的情志結構,「味、理、韻」的感知結構。中國人物畫又基此而有了一個系統的美知。第三,政治文明進一步催化了線的藝術。自由,靈活、奇巧的金文書法演化,支撐了線性造型的取向。這種線的飛舞不僅是先秦精神的體現,亦是中國造型基元的體現,同時鐘鼎金文還衍生了中國藝術的又一美知——印章美。

             「詩、書、畫、印」的歷史與邏輯的碰撞,使中國人物畫獨立於藝術之林、具有標誌性的是《馭龍圖》和《龍風圖》。這兩幅戰國帛畫向人們傳輸了一個信息:中國人物畫具有了寫實、勾勒、平塗、渲染、白描等等以線為主的結構話語範式。再一幅重要作品是漆畫《車馬人物出行圖》,其意義在於:主題的風俗性、視點的平移性和結構的同形性。話語的結構同形原則得到了藝術的體現,畫作者的意圖是:在一個二度模擬空間中把三度生活空間真實地表現出來。繼續藝術的進取,秦漢雄風以王者氣度讓人領略了大器與古拙。其一統的政治秩序、思想秩序,盡顯秦皇、漢武的千古開拓。讓人震撼的不僅是空前的兵馬俑、空前的馬踏飛燕,在領略空前的一往無前時,也領略了空前的琳琅滿目與五彩繽紛。三皇五帝、巫儀神靈、忠孝節義、祥瑞豐和、達貴生活構成了藝術的主題,已出土的大量的帛畫、壁畫、畫像畫,都標示著人物畫的空前時代。帛畫更多呈相了屈騷精神,與儒理不同的是神靈的想象與浪漫的情象,藝術的靈魂在浪漫的奇思中具有了更為自由的超時空性。墓室壁畫多呈相了墓主生前的顯赫威風,與秦漢的皇權文化一體,門閥豪貴追求的也是迎風飛揚之美,它是力量、速度、運動的話語,而線的飛揚恰是這一話語文本的內核結構。畫像石和畫像磚的最大感動是敘述的感動。以朴、拙、重為手法的敘述性,用單純的氣勢和率真的古拙向人們講訴了一個藝術的傳奇和藝術的時代。


              作者:陳雨光 陳旭


              歡迎註冊美網會員,新聞資訊自助上傳!


              本文連載  後續內容請繼續關注  每周一 周三 周五 進行更新


               本文為中國美網原創文章  如需轉載請標明來源    


              

        關注更多藝術品價值


        美的選擇,中國人物


        評論
        還可以輸入 1000個字元
        全部評論(9999
        <button id="kkfgn"><acronym id="kkfgn"></acronym></button>

        <dd id="kkfgn"></dd>
        <button id="kkfgn"></button>
            1. <progress id="kkfgn"></progress>
              <tbody id="kkfgn"><track id="kkfgn"></track></tbody>
              <em id="kkfgn"><tr id="kkfgn"></tr></em>